首页>> 古都印记>> 西安记忆>> 正文
西安解放日——解放军拯救了萧家村人
恢复窄屏
发布时间:2017-05-19 来源:宣传教育处作者:肖世敬 整理撰稿浏览次数:

1949年5月20日是西安解放纪念日。这一天,虽然距今已有60年之久,但这一天西安人忘不了。特别对未央区萧家村的人来说,更是铭记着那一夜间恐怖与欢庆的巨大突变。

当年这一天的前天下午,我同村内更仁、秋胜两位伙伴去斜路上的沟道边挖野菜。后来由于我们贪玩丢窝,直到天快黑时才往回走。正当离村门不远时,我们仨突然看到村门口有好多国民党的士兵,都拿着枪站在那里,东门口外路上还有两架机关枪正对着村门内。我们三人一看,都感到特别害怕。但为了回家,我们三个小孩只得硬着头皮提心吊胆地顺着墙根溜着走进了村门。刚过小坡,我三人就拼命地往各自家中跑。回到家后,母亲表情恐慌中先把我大骂了一顿。随后她又对我说:“你这娃就不知道害怕,你都不看村里已成啥样子了。村里人真是胆大心齐,闹得也太大了,竟然把“良子”(国民党士兵)都给逼得被枪毙打死了。现在人家用汽车拉来一车“良子”,把村子都包围了,今晚要把萧家村血袭了。因此,村里的男人都跑光了,有的下到井里的菜窖里,有的钻到窑洞里,有的翻墙躲到麦地里去了。今黑咧,你吃一点馍,别说话,甭脱衣服,就坐在坑上等着,若有啥事就往桌子底下或柴火堆里钻。”

前半夜时,除过只听到村外的鞭炮声和枪声外,据大人说后半夜(约1点左右),北墙外还听到有好多部队急速走路的声音。天快明时,人们还听到城里的炸弹爆炸的声音。天麻麻亮,有些胆大的出来一看,村里静悄悄的,到东西村门口一看,也不知道村里谁把村门关了,而且用木杠子和碌碡把村门还顶着呢。

这一夜,恐怖笼罩着整个萧家村的里里外外、每家每户。惊慌和恐惧时刻冲撞着每一个人的心。这一夜,实在是太长了,太难熬了。

那么,萧家村这一夜的恐怖情景又是怎样引发的呢?

恐怖事件引发的原因是这样的,5月20日这天的前几天,驻在阁老门的国民党士兵,因为连长克扣军饷而无法吃饭,排长就带着士兵出来砍伐农民地里的树木以求补贴生活。当几个士兵来到我村肖志义的井边动手要砍树时,与肖志义发生了争执,其中一个班长竟用洋镐把肖志义头上打伤而血流满面。他弟肖志连立即大喊起来,周围劳动的村民一呼百应,一下子围拢过来把这个班长捆绑了起来,拉进村里捆在了大树上。一时全村村民在“泰山石敢当”的祖训感召下,用门板把肖志义抬上,押着被绑士兵,在史建章、肖凤杰、薛玉芬、焦春荣、胥寿等人的带领下,成群结队、呼唤呐喊着经方家村、二府庄、北大街、钟鼓楼等一路呼喊示威地涌进西大街的西安警备司令部。再加村里在西大街做事的人及市民们的助威声援,虽然形式上肖志莲还上了军事法庭,但最后还是逼迫警备司令杨德亮无奈之下说出一句话:“伤害老百姓,拉出去立即就地枪毙”。结果这个士兵,就在下午被枪毙在肖家村的东南角上。再加上萧家村人历来敢与国民党士兵抗争,多次发生过象肖芳、焦春荣、肖忠等阻抗国民党士兵的事件。因此到晚上时就发生了“良子”要血袭萧家村的恐怖一幕。

可使萧家村人值得庆幸的是,当天晚上,从村北墙外大路上快速走过的队伍,竟是解放西安的先遣部队。因此萧家村东西村门门口的国民党士兵在闻风后只鸣了几枪就逃跑了。

第二天(20日),吃早饭时,村里在北关开花店的肖茂林及焦春荣、肖悟等人回到村里见人就说:“解放了!解放了!解放军打进西安西门把西安解放了!大家都不要怕,国民党的兵投降的投降,跑了的跑了,啥事都没有了!”这样的话,村民们奔走相告,不长时间男人们都陆续回到了村里,街上成群成堆的人围在一起共同畅谈这一夜间恐怖又庆幸的巨大突变。

但到吃响午饭时,却有大量的部队从东门突然又进了村,集中在村中间的大场地上,村里人刚一看,又都吓的赶快跑回了自己的家。有街门的都把街门关了。然而有些胆大的人,却觉得这些士兵和前边的士兵穿的衣服不一样,胸前有一个“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胸徽。另一方面,他们都集中在大街上,枪都架成一堆一堆的,士兵都围在枪的周围坐着,根本就没有恶意和想进村民家中的意思。这时只看见有士兵对村民客气地问:“老乡,你们村有水井吗?能不能借你们的桶打点水,我们要做顿饭吃”。村民一听,感动了。立即把家里的水桶和扁担拿出来,领着他们去打水。后来村民都围到这些士兵的周围,只听部队里有人大声的讲起话来,他说:“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咱们穷苦人的军队,是来解放西安的,是专门打国民党反动派的。我们都和你们一样,都是穷苦的农民,我们不但要解放西安,还要解放全中国,让穷苦人都能翻身得解放,都能当家作主人……”。演讲完后,村民们联想昨晚的恐怖情景,对比之下,人人感动万分,有的端来开水,棋花面、小米稀饭等,有的拿来蒸馍、锅盔、菜,直接送到士兵们的面前,可他们就是不要,就是不吃。后来村民们看到,他们每堆人中都端来了大盆的菜和大盆的米饭。他们吃罢饭,有的帮村民扫街道、有的帮村民打水搞卫生、有的促膝与村民拉家常……。

过了约两个小时,这支部队整队开拔了,他们说还要解放咸阳等大中城市呢!

一夜一天,村民们一天之间亲身经历和看到了恐怖与欢乐的惊奇变化,看到了两个迥然不同部队对人民的善与恶、好与坏的相反感情。

解放军走后,村民们聚在一起,深有感触的议论纷纷,异口同声地从内心发出一句话:“解放军好!解放军好!不是解放军来,萧家村都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

萧家村一夜之间的突变,真是一夜之间两重天。也正是这样的突变,才把感恩的种子埋在了每个村民的心中。正由于此,西安解放后的每次庆典节日,萧家村人最积极;什么秧歌队、锣鼓队、腰鼓队等真是舞遍了城中和农村的好多地方;党小组共青团等小组,萧家村建的最早;参加革命工作的人也最早;抗美援朝时炒炒面、纳鞋底等支前活动,萧家村人最积极;土改、互助组、合作社等均走在其它村的前边;交公粮、交余粮更是热火朝天……。因此,在解放后的几年里,西安的易俗社、尚友社、三意社等剧团经常给村子演大戏,铁路上用农业机械支援萧家村,特别是当时的省长赵寿山还亲自到萧家村关心村民生活,指导、鼓励村民的农业生产。从而使萧家村不但成为一个颇有影响的村,而且成为一个先进村。一句话:“人们感谢解放军!感谢共产党!”

西安解放日是萧家村人永远纪念的日子,是萧家村村史中最值得世代传颂的光辉节日!

过去的萧家村(原名西清街)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老村,他始终继承着老祖宗(特别是汉相萧何)的高尚品德和优良传统而生存着。

现在的萧家村与解放前相比,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将来的萧家村,必将在与时俱进的感召下,创新成一个环境优美、生活幸福、人才辈出的崭新家园——这正是镶嵌在正西门楼上村名《西清街》中“清”字及东门楼上“钟灵毓秀”的真正含义!是历代老祖宗对后辈人可持续发展的殷切希望!

 

资料口述人: 胥志华、 肖新才、 孙芝莲、 肖明道、 肖长印

肖民权、 肖英喜、 肖自立、 肖勤学、 张祥玉、

肖正举、 肖自读、 肖伍喜、 秦全喜、 肖自修

肖志杰、 肖自智、 焦正水等

(作者单位:未央区萧家村)

1949年5月21日,《国风日报》(简报)报道了西安解放的消息

1949年5月21日,《国风日报》(简报)报道了西安解放的消息


第一野战军第六军先头部队攻入西安城内

第一野战军第六军先头部队攻入西安城内


第一野战军第六军第十七师五十团进攻西安北门

第一野战军第六军第十七师五十团进攻西安北门


西安解放示意图

西安解放示意图


西安城区各县解放时间表

西安城区各县解放时间表


   

分享